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风月无边」岁岁长相见

熬夜强行发糖,粗制滥造x非常短小而且不精悍

依旧是我流风月我流飞渊

片头是十二三岁的风月带一个四五岁的飞渊

私设风哥哥在很久以前是认识飞渊的,而且风月十三岁前还没认识花和雪x

---------------------------------------------

岁岁长相见

“飞凕哥哥,那是在做什么呀?”

还在担心着被夫子发现该怎么办的飞凕被飞渊一拉衣角险些绊了一跤,另一边的风逍遥及时扶住他。他道一句“谢谢大哥”然后顺着飞渊的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锣鼓喧天,是一户大户人家的花轿。

看来是一位千金小姐要出嫁。

不等飞凕回答,风逍遥也看到了那边,于是他揉了揉飞渊的头发,先一步回答道:“噢,那是新娘子呀。”

“新娘子?那是什么呀?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大花轿?”

“新娘子就是要去成亲的人呀,她要坐大花轿去嫁给她的新郎官。”

“这样呀……”

不过四五岁的小姑娘显然对所谓的成亲还没什么概念,她似懂非懂地咬着手指又看过去,看着花轿的红绸与花球,一身如霞如焰的绯红嫁衣的新娘被人牵引着登上了花轿,送亲队伍簇拥着花轿晃晃悠悠地离开,春日暖阳和煦,清风携枝头几瓣花穿过,粉色的花瓣与绯红的嫁衣渲染了半边澄空,路边驻足观视的人似要在这阵风中微醺了。

连飞凕也不知不觉地盯着那喜庆的红色入了迷,那比他在芦苇荡边见过的晚霞还要瑰丽——他比飞渊晓得更多,那花轿上的女子是要去与人缔白首之约,定山盟海誓了。

在他更小的时候还听娘亲说过,成亲约莫是一双人一世中最幸福的事了。

风逍遥现在一边瞧着这对师兄妹看入了迷,他的目光落在飞凕身上,忽然一计上心来。

“飞渊啊。”他叫道。

“风哥哥?”

那对师兄妹都看着他,他继续道:“你知道成亲是什么意思吗?”

“唔……”小飞渊歪着脑袋努力地思考了一下,诚实地摇了摇头。

“成亲哪,可是人一生中一件最重要的事了。”风逍遥悠悠地说着,“成亲,就是一双人相约一世不分离。只有对上了你喜欢的人,你才能和他成亲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注视着飞凕的眼睛,飞凕给看得有些不自在,便悄悄移开了视线,这个时候,飞渊却突然一拍手,道一句“我明白了!”然后一下子炸开一个晴天霹雳——

“我喜欢风哥哥和飞凕哥哥!飞渊要和风哥哥还有飞凕哥哥一起成亲!!”

飞凕无力地捂住脸。

风逍遥愣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够了,他迎上飞渊天真无邪的目光,怜爱地拍拍这个小妹的脑袋,道:“不行啊,飞渊,姑且不说成亲只能是两个人……”

“诶,为什么呀?可是飞渊真的很喜欢飞凕哥哥和风哥哥,成亲了是不是就能天天和飞凕哥哥还有风哥哥一起玩了呀?”

“不是这个问题啦,飞渊。”他唇角含笑,“唔,以后你风哥哥,是要和你飞凕哥哥成亲呢,你飞凕哥哥在很久以前就说要嫁给我……”

“我哪有说过!”飞凕给他的话惊得仿佛兔子般蹦起来,本就白皙的脸一下涨得好比那新嫁娘的嫁衣一般红,“大哥你别瞎说……飞渊还小呢……”

“唉,这才过去多少年你就不认了啊,真是伤大哥的心。”风逍遥佯装伤心的叹着气,可他止不住上扬的嘴角已经出卖了他。

飞凕红着脸,看着面前的风逍遥,又联想着方才的花轿与新娘,不过几年之前的一段记忆便浮现上来。

也是一个微风和煦的春日,也才五六岁的他跟着风逍遥偷跑出来,撞见了镇上一户女儿出嫁的人家。

大红嫁衣似灼灼桃花,一片绯红晕得年幼的飞凕昏头转向,娘亲说过的话在小小的他的脑海中回荡,于是他攥紧了大哥的衣角,稚嫩柔软的嗓音说着坚定无比的约定之词:

「以后我也要和大哥成亲!我想和大哥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风逍遥微微一怔,随即大笑着揽过他的肩膀:

「好!」

许多许多年以后,飞渊给徒弟说着那对在沉香兰居隐居的前辈,说着那一刀一剑无与伦比的配合,说着他们磕磕绊绊的过去,说着许多许多年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约定。

她斜倚着桃花树,瞧着面前听得出神的小徒弟,笑着伸手接了一瓣落花,缓缓呢喃:“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或如这风与月,一生一世一双人,岁岁长相见。

-完-

评论

热度(10)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