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APH鲸组同人】魔女·番外:魔法

食用说明:去年的坑了x一直都没填上,搬来这里充实一下xx


等有空了应该就会一点一点填坑了_(:з」∠)_


参考vocaloid的《魔女》_(:з」∠)_当时听完歌买了书就想着写这个了


之前发在了微博,这边和微博的不同就是诺娘和罗尼娘的名字改了x


《魔女》番外/预告·魔法


诺尔维娅第一人称注意


CP:鲸组姐弟/串刺优格小细节


    魔女与人类的爱情是罪恶。



    传说里的大魔女,因为爱上了人类的国王,最后被国王无情地烧死;


    我的母亲,因为与父亲相爱,被“协会”抓走施以火刑;


    那个名为威妮*的魔女,被作为人类的恋人告发关进了“协会”……


    这样那样的结局,真可悲呐。


    我要做的,就是不再重蹈覆辙了,我也不希望看着身边的魔女重蹈覆辙——她们是善良的,不应该被那些丑恶的人类伤害。


    首先我要阻止的人是罗琳*。


    她不止一次地向我提起那个叫做赫里斯托*的男人,我也不止一次地告诉她:“威妮的事情就是血的教训。”


    “不,赫里斯托不会的。”这个傻丫头天真地肯定着,“那是诺尔维娅你没有经历过——恋爱真的很美好。”


    “得了吧,不管你怎么样,总之,我,是绝对不会爱上人类的。”


    我绝对不会爱上人类。这种有可能会赌上自己生命的行为太愚蠢了。


    诺尔维娅这一生,也不会爱上人类——


    但是上帝总是喜欢开一些愚蠢的玩笑。


    当我气喘吁吁地穿过几条街道,总算在广场找到那个被风刮跑的发夹——但它被一个年轻男人拿着——一个有着漂亮的银发,有着像是充满了魔法的紫色眼睛的男人。


    他注意到我,见我一直盯着他,他便扬了扬手里的发夹:“这个,是你的吗?”


    我还在平缓着急促的呼吸,没有搭理他。


    “这个,是你的对吧?”


    他说着,一边走近了我,把手伸向我,他的手心里正是那个丁马克先生给我的重要的发夹,但是——


    我也伸出手,但我抓住的不只是发夹。


    我抓住了那个人的手。


    他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惊讶。他想把手抽回去,但忽然响起的剧烈的脚步声与“发现了”“在那里”的叫喊声,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抓住我的手往不知道哪个方向跑去。


    很不可思议地,我也抓住了他,直到他跑到皇宫附近,靠近城墙的那个地方,皇后高地。


    一口气跑了那么多路,我和他一下子躺在了草地上,紧握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我坐起来。我带着莫名的失落先把发夹戴好,又盯着他看了半天——我这才发现他是个相当英俊的男人。但看上去年纪要比我小一些。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也紧盯着我,他的眼睛就像有魔女的魔法——而中了这种魔法的我,也有些不像是我了。我说:“我是诺尔维娅。”


    “呼……我想,我对知道你名字的兴趣并不大。”他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抓着我……但更加令我好奇的是,我把你带到这里了——我只是想躲点东西而已。”


    躲?他躲什么东西?


    我对这个问题是好奇的。但我觉得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似乎多跟他说上几句才是主要的。


    “该说多亏了这个发夹让我们认识么。”我指了指头上的发夹,“先生,也许这是一种缘分。”


    “这个缘分真是微妙。”他说,“像魔女的魔法一样。”


    啊,的确呢。


    我会向跟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乱跑,自我介绍……像魔法一样。至于身为魔女的我……什么魔法都没用。


    “我是艾斯兰。”他说。


    我似乎中了叫做“艾斯兰”的魔法。


    而这种魔法,也总是时不时地捉弄着我。


    我抱着丁马克先生拜托我买的材料,再次跟着艾斯兰穿过广场与好几个街道,来到皇后高地。


    “你又被别人追着了。”我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小偷?头号通缉犯?”


    “并不是。但我想你要是知道了你会比你想象的惊讶。”他回答,“我现在很惊讶的是——我又带着你到这里来了。”


    我没有说话。我抬起头看向天空——丁马克先生又要担心了。已经是夕阳的时分。


    血那样鲜艳的红色夕阳卷着云朵铺满整个天空,就像故事里处死魔女的时刻的天空,灿烂却带着悲哀。艾斯兰忽然站起来走向城墙,他向我招手,我跟了过去——他的目标是城墙上的瞭望台。


    他无言地伸手指向城墙底下的城镇——包括皇后高地与皇宫,一切都染上了夕暮的瑰丽色彩。宁静的街道点着绯红,我看着红色的光影染上了艾斯兰的银发,说:“很美呐。”不只是街道,在我眼里,那个人比夕暮染红的街道更美。


    “是吧。这也算是我们国家引以为傲的景色了。”他骄傲地说着,但接下来的语气有点失落,“过去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看。”


    “那以后我可以跟着来吗?”我下意识地说。我才发现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有些尴尬地看着他,却意外地看到他的脸也被夕阳照得绯红。


    哦啦?


    他欲言又止,最后说到:“你……不是有面包店的工作吗?”


    “你怎么会知道?”


    “那还不简单,我可是……”


    当我期待着他的下文,不远处,大概是城墙底下皇后高地那儿飘来的乐声打断了我们。


    卷着风声与草木摇晃的声音,弦乐器演奏着轻快的乐曲。


    艾斯兰放弃了继续说下去,他脸上的绯红却始终没有退下去。他说瞟向我,像是狠下心来,一把拉住我的手,向我发出一个意料之外的邀请:“只是为了表示对这首曲子的称赞。并不是特别想请你跳舞。”


    真是不坦率。


    我的心情非常不错——也许是因为美丽的夕阳,也许是因为动听的乐曲,也许是因为……艾斯兰的邀请。“乐意至极。但,我从没跳过舞。”


    “那么等我教会你了你要好好感谢我啊。”他拉住我的手,另一只手绕过我的腰,我也扶着他的肩膀。他带着我回转起来,染上夕暮色彩的城墙上只有我们两人,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与乐曲的旋律交织在一起。他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我,夕暮的红色落在他微微颤着的睫毛上,连着他清澈的紫色眼睛让我有一瞬间的失神——我很不小心地一脚踩在他的脚上,身体失去了平衡。就在我要倒地的时候他及时地抓住了我,让我得以靠着他站稳。


    我抬头与他平视,我看到那双眼睛里的诺尔维娅——请允许我这么说,艾斯兰眼睛里的诺尔维娅。我这才发现我们靠得非常近,我的手抓着他的肩,他的手扶着我的腰,我不由自主地紧抱住他,他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一下,接着他回抱着我。


    乐声,风声与夕阳的城墙上安静的拥抱。


    就算对方是个人类,但我也想一直这样下去。


    ——如果有让时间停止的魔法——


    拜托了,拜托了,希望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就算他是人类。


    要说魔女是狡猾可恶的,那人类不也一样吗?


    明明人类也是会魔法的。


    所以我才会不由自主地想接近这个人类啊。


    所以我才会……打破了不会爱上人类的誓言。


    终于一个老者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拥抱,他有些慌张地松开我,然后看向那个老者,我也看过去,那个老者手里拿着小型的弦乐器,大概刚刚就是他在演奏吧。我听到艾斯兰这么说:“杰柯布,你的乐器总是能演奏出好音乐。”


    “承蒙您的夸奖。”老人的态度恭恭敬敬的,“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您——噢?这位是?”


    老人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我正打算说出自己的名字,他的眼神在我和艾斯兰之间徘徊了一会儿,笑了:“我想我明白了。能够得到王子殿下青睐的幸运的漂亮姑娘吗。真不错啊。”


    “您在说些什么!”他的脸又涨红起来,与老者慌乱地解释着。


    不过我的重点完全不在这。


    老者说,艾斯兰是王子殿下。


    这个国家的……


    老者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艾斯兰看着我,他察觉了我的疑惑,便说:“让你知道也无所谓啦……我其实,是这个国家的第二王子。”


    王子啊。


    而我,是魔女呢。


    但我啊,已经陷入爱河了啊——不管他高贵的身份与我肮脏的地位。


    我开始三番四次地与他到夕阳时分的城墙上去。谈论工作,爱好,或者在偶尔会有的乐声中起舞。他的眉眼,他的笑容,他的一切,都是狡猾的魔法——让我想沉沦在他怀中。


    明明我才是魔女,但似乎是他用魔法把我变得如此。


    但我也明白,魔法都是假象——仅仅是互相吸引的我们,根本不存在魔法。


    就算这份爱是罪恶,就算别人把它当做魔法……


    就算重蹈覆辙,也在所不惜。


-END-


*罗琳:罗/马/尼/亚娘

*威妮:威/尔/士娘

*赫里斯托:保/加/利/亚


忽然觉得一年前的文笔比现在还糟糕……

评论(7)

热度(4)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