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白年中】文艺三十题·13.情书【其实一点都不文艺】

食用说明:第一人称,不是阳阳,也不是夜夜。


这是一个妹子的视觉。设定略奇怪x无法接受请右上角。


请,不要打我QAQ


文艺三十题


13、情书


叶月阳×长月夜


【既不是爱豆也不是竹马竹马x真的是阳夜!!!】

        我喜欢的人就住在对面楼正对着我的阳台的屋那间屋子里。

        从他搬来我对面楼的那一天,我的心就沦陷在他那双迷人的紫色眼眸中,他的笑容像是迎着太阳盛开的向日葵,他的名字也像阳光那样明亮——叶月阳。

        早晨起来去为阳台的盆栽浇水,我抬头便能看见对面阳台上站着的人,显然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接着将稍长的红发用发圈扎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我不由停下手里的动作,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注意到我的目光向我看来,我的心像是被悬了起来。我看着他冲我笑了,做了一个口型:

        「早上好。」

        我感觉一股热气一直冲到头顶,我的心跳开始慌乱,我眼里只看得到他了,我小小声地说着“早上好”,恍恍惚惚地回到屋内,抬起手捂住了通红的脸。

        恋慕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想要接近他的心情愈发强烈——尽管我根本就不可能接近他。

        别说接近了,想要直视他都不太可能。

        怀着这种遗憾的心情,我选择把想要告诉他的一字一句书写在信纸上,好好地封锁在信封里。手指摩挲着纸面上那些甜蜜而羞涩的字句,结果却是什么都没能传达给他。

        “真没用啊。”

        不知道第几次的自嘲,我把笔放下,想着还是做一些别的事好了。于是就想到了似乎这个月还没有看过信箱,便走出房间打开大门——恰好看见一位穿着墨绿色制服的邮递员小哥——同时也是我的邻居,一位叫做“长月夜”的温和的青年。

        “啊,真巧呐,眠桑。”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正准备放入信箱的那几个信封取下来递给我,“这是您的信。”

        “多谢了。”我说着,把信封拿过来打开并翻阅,也就是水电费的缴费单什么的。我一边看一边和夜攀谈起来:“夜君是刚收工回来吗?”

        “是的。正巧最后的信件是寄给眠桑的。”

        “辛苦了呢……”

        我把信封都收好,稍微抬头的时候看到夜身上墨绿的邮递员制服有点愣住,一个念头忽然浮上心头。

        如果我不敢亲自把信交给阳……

        那么,拜托一下别人吧?

        “那个……夜君,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是怀着一种雀跃愉快的心情度过。

        满怀期待地把想告诉阳的爱语写下,满怀期待地把信封封好,满怀期待地把它交到夜的手中……然后隔着阳台,满怀期待地看到他拆开信封。

        想象着他阅读我的情书的模样,紧张,羞涩,欢欣,各种各样的情感挤满我的心。

        能够把我的心意告诉他,真是太好了。

        一直给予我帮助,将我的心意投入那个人的信箱的夜也为我感到高兴,尽管觉得这么做实在太麻烦他了,但他总是微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送信本身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嘛。而且如果能帮到眠桑那也最好不过了。”

        我可以察觉到,阳的笑容是越来越多了——傍晚的阳台上,我一边盯着夕阳发呆,一边悄悄地留意着他的方向,他走出来,倚在阳台的阳光下,手中还拿着那张我无比熟悉的信纸——我的情书,他朝着我的方向微笑,所幸夕暮的光辉是完美的伪装,这才让我通红的脸隐藏起来。

        这种时候我就忍不住猜测,会不会我也恰好被喜欢着?

        不过有的时候,幻想就只能是幻想。 

         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当我把信交给夜的时候,夜总是支支吾吾的,半推辞地收下信封,似乎是有些勉强。

        “夜君……没问题吗?”

        “应该……吧……”

        “如果太勉强就还是……”

        “不不不!这是我的工作!眠桑请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做超出我职权范围的事情!请相信我吧!”

        然后他飞快地跑了——又被自己左脚绊右脚绊了一下,我想上去扶他一把,他却笑着拒绝了——虽说笑得跟哭似的。

        真的……没问题吗?

        我对此感到怀疑。

        我的确不敢亲自把信扔进阳的信封,但我也不愿意太为难夜——毕竟他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他帮助了我那么多次。

        在担心之中又度过了半个月——我也终于明白夜为什么那么奇怪了。

        那是我从图书馆回来的傍晚,公寓楼道的灯坏了,我借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找到了家门口,我摸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一个人从邻居——也就是夜的屋子里出来了,还伴随着一段让我呆滞的对话:

        “那——夜我走啦——”

        “你走了最好就别回来了……”

        “诶,别这么说嘛~这不还给我写了那么多充满爱意的……”

        “需要我说多少次那不是我写的我只是代别人转交给你。”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默认是你给我的啦,毕竟没有署名嘛——”他说着就已经走了出来,他注意到愣在一边的我,冲我打了声招呼,“晚上好啊,这位小姐。”

          借着手机的光芒,我很容易就辨认到面前的人——正是我所恋慕的收信人,住在对面楼的叶月阳。

        从此我再也没有写过情书。

-END-

是的没错那个妹子就是我!!!

当然各位也可以自行带入自己xxx

毕竟助攻阳夜也是很美好的事嘛!是的只是助攻了他们!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说一句,妹子的情书并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意思啦,只是没有署名就被阳阳误会了而且阳阳也恰好喜欢夜夜x


 然后x请期待第十四题关于夜夜送信的故事吧x


文艺三十题真要变成逗比三十题了x

评论(2)

热度(23)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