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白年中】文艺三十题番外·最重要的你【第二十九题番外注意】

食用说明:之前的玻璃渣的续篇x就当番外看吧!感觉没有写好阳阳xx


第二十九题传送门


29、你的背影

番外·最重要的你


叶月阳×长月夜



【阳阳视角注意】

        自我和夜的冷战开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尽管我尝试着不同的办法想要和他搭话,但总是被他有意无意地回避开,甚至在走廊上相遇时向他打招呼也能被直接无视。

        就像我们两个人从未相识过那样,我和夜之间被划了一道难以逾越的界限,而狠心划下这道界限的人正是那个我相处十多年的发小长月夜。

        从放学的时间不会再来主动找我,到面对我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思绪永远都在飘忽走神……直到那个早晨我跑到长月家找他,长月阿姨告诉我夜先去上学了,而在教室见到他的时候,他对我的一切回应全部都是冷冰冰的沉默——

        如同我只是个陌生人,并不是那个与他亲密无间的发小。

        我觉得我也该承认,也许我并没有我自己认为的那么了解夜——没有办法知道他真正的想法,也没有办法让他完全对我敞开心扉。

        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知道夜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我也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讨厌了也还像个没事人那样——对他的事,我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在意。

        我抬头看向夜的方向,视线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那双蓝眼睛里是慌乱的色彩,他很大幅度地把头转回去——哦呀,一副被抓住的偷窥者姿态呢。

        恶作剧的心理冒了出来,我拿出平时随身带着的小圆镜,这个时间的阳光正正好好,金色铺满了我的桌子——连太阳公公也有配合我的恶作剧的意思呢。我打开镜子,放在桌上摆弄了几下,将那一块亮亮的光斑投到了夜的身上。

        浅金色的光点在他的白色衬衫上打转,我的视线随着光斑的移动描摹着他端坐时脊背形成的好看的线条,没有发现异样的他仍是专心地看着黑板——让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生气,他的反应就像是刚刚的对视并没有发生,而他眼中的慌乱也只是我的错觉。我盯着他的脸有些入神,手不小心一歪,那光点从他背上跳开——非常不巧地落到了老师的脸上:“叶月同学真是好兴致啊,那么,现在请先到走廊去冷静一下吧。”

        意料之内的罚站。

        我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正好对着教室的窗户,也正好能看到那个人抬头看了这里一眼又飞快地低下了头。

        又是这样……

        就算刻意地表现出了疏远的态度,但我总是可以感受到来自他的目光。

        夜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想和我说话吗?是有什么想告诉我吧,那为什么要刻意地躲着我?

        越来越搞不懂他了。

        被突然这样对待,我才是最受伤的人吧,怎么现在却让我感觉好像是我的错了?

        “阳君——”

        在下课铃打响之后,几个女孩子朝着我走了过来。女孩子的可爱笑容果然是最棒的,我向她们回以微笑,刚才有些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啊啦~看样子阳君又被罚站了吗?”

        “嘛,恶作剧被抓到了也没办法呢。”

        “噗,阳君就不喜欢好好上课啊。说起来,阳君这个周日要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吗?”

        “周日啊,我想想看有没有空呢——”

        “什么啊,大家都知道阳君最闲了~所以来陪陪我们吧?”

        “一-点-都-不-闲-啊——如果你们也有个老妈子一样的……”

        “发小”我硬是没有说出来。

        对啊,其实周日就算有空,我也经常是被夜拖去图书馆,说什么“一定要想办法把阳的成绩提上去,所以就先从和我一起看书开始吧”这样的话。尽管两个人一起去图书馆的时候,比起学习我更喜欢看他因为我的恶作剧而脸红慌乱的样子。

        但自从两个人开始冷战,他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我,我的周日也总算空闲了下来,每个周日与他一起在图书馆读书的时间变成了和不同的女孩子的约会——就算那样也很开心,但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真的很奇怪啊,烙印在我心底的不是女孩子漂亮的笑容,而是某个少年读书时恬静的侧颜。明明很喜欢女孩子们的笑声,但却感觉听不到那阵“沙沙”的书页翻过的声音和他的说话声就没办法安心。

        我似乎比我所想象的还要在意夜。在意到我竟然会因为他的疏远而心不在焉。

        “阳君在想什么?”

        “!啊,不,不用在意。”

        “那么周日……”

        “周日对吧,当然没问题啊!”

        “那真是太好了!哦,还有一件事想问的是,阳君夏日祭要一起……”

        没有听对方把话说完,我看见夜走出教室,又是向着我看了一眼,就赶紧地走开了。我留下一句“抱歉”,然后跑过去直接抓住他的手臂。终于让我逮到机会了。

        “呼——这样,可以好好地看着我说话了吧?夜。”

        “……”他的态度是出乎我意料的冷漠。我是比夜要高一些的,顺着我的角度看见他紧抿的唇线——是生气了。

        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突然地生气,只知道再不放开他也许会发生更加无法挽回的后果——平时看起来很温和的人一旦生气了是很可怕的,便缓缓地放开他的手臂,试探地叫了他的名字:“夜?”

        “……我很抱歉,阳,虽说是发小但我也不能占用你那么多时间呢。”冷战了那么多天来,他终于开口和我说话了——却说着一些我不是很明白的话,“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这样无趣的人身上,还是去做一些你认为有意义的事吧。”

        疏远的眼神与语气让我感觉我与他之间的距离被拉得更遥远了。

        夜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

        占用我的时间……与其同他这样无趣的人说话……更有意义的事……什么的……

        他就是一个笨蛋。

        一个自以为是的笨蛋。

        难道我还有什么事情比知道他的心情更重要更有意义吗?

        再顽固不化也请听我把话说清楚啊……

        直到夏日祭的夜晚到来的那天,我和他的关系也还是那个样——不过,我也做好充分准备了——我绝对不要一直这样下去。

        “啊,这不是阳吗?是来找夜的吧!”

        “是呢,晚上好啊,长月阿姨。”我面带微笑向长月家的妈妈问好,“今天是夏日祭,所以我来找夜玩了哦!”

        “那你们好好玩吧,需要我去叫夜下来吗?”

        “不用麻烦您了,我自己上去叫他就好。”

        于是我就这样站在了夜的房门前,伸手敲了几下。

        房门就这样打开了,还伴随着夜的声音:“妈妈你不用说了,夏日祭我不想去……再说了房间的窗子也一样能看到烟火……”

        “一个人看烟火你也是好兴致啊夜君,所以就让我和你两个人一起去吧?”

        看到他惊慌的表情我感到很满意。

        “!!阳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有约会吗你让女孩子等可不好吧!!”

        他一边说一边要把门关上,我强硬地一脚跨进去顺势用手紧紧握住他关门的手阻止他:“我现在就是要带你出去玩啊,很久没有一起出去了吧?”

        “等等你说什么?我说了不想去啊,再说了,每年的夏日祭,阳总是……”

        “总是?”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然后就看到你和别人一起……很开心……”

        他低着头,原本握着门把的手也垂了下来,声音也越来越小。

        ……居然在在意这些事啊。

        “明白了,所以今年我就好好把时间全部留给长月夜?”

        “诶?!”

        “好啦别废话了,不然就要错过烟火了。”

        最后他还是跟我出来了——被我半强迫地。

        他安静地跟在我身后,原本与我平行的脚步忽然放缓了——我回过头看向他,他低头看着我的影子——被灯光拉得长长的,而他跟着影子,与我隔了好一段距离。

        非常刻意地,和我隔着一段距离。而这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夜。”我停了下来,他闻声抬头看着我,“今天的约会我全部推掉了呢。”

        “啊……这样……阳不会觉得很可惜吗……牺牲那么宝贵的机会来找无趣的我……啊,果然,果然我还是回去好了……”

        说着他还真的转身准备离开,而我的怒火也终于爆发了:

        “长月夜!!!!”

        他被我吼了一声,身子一抖停住了,瞪大眼睛看着生气的我。

        “十多年的发小了你还不了解我吗?!”

        我真的很生气啊。自以为是也要有个限度啊。

        “说什么无趣啊!你就是想得太多了现在连我的心情都敢胡乱猜测了啊!”

        本来以为我们两个人都应该很了解彼此——你应该知道的,关于我有多在意长月夜的这件事,所以就不要误解我的心情啊。

        “今天我的时间,全部交给你。”

        只要你说“希望阳能和我一起”什么的,我绝对会让你排在第一位。

        “还有啊,就不要一直盯着我的影子,也不要站得那么远。”

        既然都一直看着我了,那就一定是想到我身边来吧。

        “你给我到我身边来啊笨蛋!!”

        话说完的下一秒,我看见了他久违的笑容,也就是那一瞬间,烟火升空的声音想起,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绮丽的烟火盛开——啊,已经开始放烟火了。

        “我明白了。”他往前几步,在我身边站定,“我……总觉得会被阳丢下……”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啊?”我叹了口气,伸出小指,“手。”

        “啊?”
 
       “啊什么。”

        我直接拉过他的右手,用我的左手小指勾上他的右手小指:“这样好了。”

        “我不乱走,你也别随随便便就又走到我后面去了。”

        与其说是他害怕被我丢下,我更害怕哪天他就擅自从我身边逃走了。

-END-

其实全文与标题无关,我只是个标题废。

和好之后的糖都是官方的事了我只能发到这了x

评论(4)

热度(26)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