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咸鱼花咲咲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白年中】文艺三十题·29.你的背影【夜第一人称】

食用说明:仍然是ooc,而且这次用了夜的第一人称x

夜夜被我写坏了所以请轻点打我x

感觉有点没头没尾的x

29、你的背影

叶月阳×长月夜


【中学疏远时期注意,夜第一人称】


        以出生作为起点,叶月阳与长月夜相识之后,两人成为了最亲密的青梅竹马。

         所谓的青梅竹马,大概就是没有谁比我要更了解你,也没有谁比你要更了解我,就算是截然不同的的性格,两个人之间,应当是形影不离。

        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就与阳错开了脚步。随着年龄增长,我这才意识到,就算我是个与阳完全不同的人也能跟阳一直在一起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其实我所能做的,只是看着阳的背影距离我越来越远——连并肩而行都做不到。

        是啊,阳的世界,跟我全然不同啊。

        从双肩包的小学时代脱离过渡到初中,本来以为我和阳之间的关系也会一直延续下去不会改变……结果这只是我的妄想而已。

        发型、衣着……阳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出众,那份让十三四五岁的少年们憧憬的成熟与魄力,吸引着许多人去围绕在他身边。啊,那些人也是非常显眼啊——跟我完全不同就对了。

        那么阳……会不会,对我厌烦了呢?

        我抬起头,却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眼睛:“Yo——ru——”

        “诶?!阳?!怎么了?”过分接近的距离让我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鼻息,我不动声色地往后靠了一下,并悄悄移开视线——对视太久的话,我绝对会被他看穿的。

        “你就这样拿着笔发呆很久了——作业,一点没动哦?”所幸的是他很快又坐下来了(我和他之间还隔着一张桌子,他刚才是越过桌子了。),我听了他的话低头扫了一眼面前的练习册——还真是一片空白。我慌忙拿稳笔并在脑内快速计算着数学公式填上答案,那边又传来阳的声音:“你啊,突然走神做什么?不是本来说好了今天放学在图书馆给我补数学准备下周的测验哦吗?反而我做了那么久的题你却走神了……真是少见的状况呐,夜君?”

        “……总之很抱歉!阳!所以你现在也别停下来啊,这一页已经做完了对吗?那么等我做完之后我会帮你检查的,就等我一下就好。”我匆忙地在空白处将答案一一填上,满脑子的数学公式总算将我脑内那些混乱的思绪全部赶走。最近走神的次数太多了——一想到与自己渐行渐远的阳,就会感到万分无助,胆怯扼住我的喉咙,让我在“无法继续站在阳的身边”的恐惧中窒息。

        “……”在我低头拼命做题的时候,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感受到一只手撑在我的椅背上,接着有人靠近我的耳边,我感觉到有发丝随着热气爬上我的脸颊,我的笔颤抖着停住了,我的视线紧紧盯着刚刚填下的那串数字,我不敢扭头或是什么别的——这个距离,真的太危险了。

        “没有观察错的话,最近你一直心不在焉的?担心考试也不需要这样吧?一直都是好孩子的你每一次都能好好对待。嘴上说着担心考不好却总比我还自信。”他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就在我耳边,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僵硬在椅子上了,我下意识地想起身,但阳却伸了另一只手绕过我身侧按在一边的桌子上,把我死死禁锢在椅子上。

        当脑子里再次变成一团浆糊的时候,头顶继续传来阳的声音:“所以,你,是心情不好,还是怎么了?”

        “我很担心夜,所以把想法告诉我吧?”

        亲耳听见对方说出的“担心”,我应该感到高兴。但莫名的自卑与胆怯,却让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提起心情。

        “……不,什么事都没有。阳不用太担心我。”我的事对你而言应该是无关要紧才是。我想,把作业和笔全部收好,趁着阳把手收回去我背上背包走到一边,尽力不要露出破绽地向他微笑,“我……我有些别的事得先走一步,今天没有帮阳补习很抱歉……总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这样……吗?你是真的没问题才好。”

        “没问题的,我很好。”一边强颜欢笑着回应,一边已经走到了门口,当我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又听见了阳的声音:“夜!夏日祭要一起去吗?”

        夏日祭……

        什么啊,我记得早上的时候还有不少女生围在他课桌边问这事吧。

        “可以……吧。”

        但其实,我根本没办法再好好地面对阳了。因为我和他根本就是两种人。就算是发小又如何,我啊,可是一个,连融入他的话题都无法做到的无趣的人。

        第二天的上学,我特地早起了,吃过早餐准备出门的时候,妈妈问到:“夜今天不用等上阳一起吗?”

        “啊……不需要了……吧,现在还早着,阳可是起床困难户啊。”

        “……夜,和阳吵架了?”

        “没有啦……”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妈妈哦?就算不愿意和阳说也好。”

        “……嗯。”

        回到学校的时候,我一直尽力平定自己的心绪去看书。我满脑子都是今天上学没有等阳一起,阳肯定会很生气……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脑内挤来挤去,直到我看到阳皱着眉头现在我桌前看着我。

        我慌乱地低下头假装看着课本,阳开口了:“为什么今天不等我?”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你最近真的很不对劲啊。”

        “……”是吧,但跟你相比之下我无论哪里都不对劲不是吗。

        “既然是发小的话,发生什么了你告诉我啊。”

        “……”告诉你能改变什么吗?我只是一个会让你感到无趣的人,我根本就不能向别人那样融入你的世界。

        “长月夜!!!”

        “我……”

        我正打算开口说什么,眼睛却瞟见了已经出现在门口的老师,我的话也被老师的声音打断了:“叶月同学现在请回到座位上去。”

        阳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然后服从着老师的命令回到座位。

        我的心也平静下来,我把思绪投入到课本中——这样的做法就能不去在意阳的问题了——就算这样也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

        而在经历早上的事之后,直到放学,我和阳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偶尔将视线移开书本看向他的方向——看见他与那些显眼的人谈笑风生……原本想着去解释什么的我,勇气再次被泯灭。

        看着他的笑容似乎我们的冷战没有发生过——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好心情,他仍然可以那样开心地和别人谈天说地——是吧,他不会被一个无聊的发小影响心情,而已最重要的是,长月夜,从未被他真正地在意过。

        我看着他转过身去,原本视线中他的笑容变成了他的背影——也好,我不正是一直都只能注视着他的背影吗?

        我根本就,没办法与他并肩啊。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与我渐行渐远罢了。

        这下,是真的在恐惧的深海中溺亡了。

-END-

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