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咸鱼花咲咲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隼始隼】文艺三十题·15.对准你的镜头【ooc,特别扯】

食用说明:首先是每一题都会提一次的oocx毕竟是我的通病了x

然后就是,踩到雷点的话万分抱歉x

这是一篇真·打着文艺的标题写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一边听咖喱歌和Genau!一边写出来的隼始隼x

15、对准你的镜头


霜月隼×睦月始



【终于是偶像paro了x关于两位队长的看家小日常】


        “咔擦。”

        视觉边缘突然的白光与一声快门按下的声音让始皱了一下眉,他放下手中的杂志看向不远处还在摆弄着相机显然有着要再来一张的趋势的白色家伙(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坐在Six Gravity的黑色沙发上有多么不和谐),始开口叫了他的名字:“隼。”

        正以一个诡异姿势卧在黑色沙发上的白色大家伙——霜月隼,他的相机挡住了大半张脸,始见他又晃了晃,调整了一个更加诡异的姿势,手指又按下了快门“咔擦”,闪光灯也毫不犹豫地向始的眼睛发起袭击,而对方这才慢悠悠地回应一个语气词:“嗯哼?”

        “相机收起来,你的闪光灯影响到我了。”始直截了当地以命令的语气说着,并站起来走向隼——以经验之谈,隼绝对不会好好听他的话——更重要的是,那诡异的坐姿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好的~”隼的态度出乎意料地爽快,他恢复正常人的坐姿,放下相机继续在那里摁摁摁,始怔了一下,也就正是趁着这一会儿,隼又举起相机飞快地按下快门——“咔擦”——不过,这次没有闪光灯。

        始看着那人举着相机,镜头不偏不倚正对自己,隼笑得一脸春光灿烂,丝毫没有察觉始已经阴沉下来的脸色。

        “霜、月、隼!”

        “啊疼~”

        吃了始的一记铁爪功后隼揉揉脑袋,却依旧是笑着抬头看着隼:“始对我用了铁爪功呢~我可以理解成是对我的奖励吧?”

        “……”始对这个问题选择无视,“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Six Gravity的公共房间?”

        “诶?这个问题很简单嘛~Procellarum的大家都出去工作了呀!公主殿下似乎是跟着黑田去玩了,我一个人好无聊的~”

        “……海怎么会那么放心地让你一个人留下来……”

        “因为海说了‘有问题就下去找始’这样的话!说起来也一直没看到VIV的各位?看来今天是我和始一起看家啊!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不这一点都不值得纪念这一定是一场噩梦快让我醒过来!!

        始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看到双眼还在blingbling似乎星星都要冒出来的隼,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平时向他撒娇卖乖的黑田……虽然眼前的生物是巨型白色魔王,嗯还修炼成了人型的。

        考虑到上午海他们似乎很早就出门了,始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说,隼,你不会从起床直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吧?”

        “啊……嗯……始这么一说我才觉得饿了……可是泡面昨天就吃完了(。•́︿•̀。)”

        “……”

        “好饿啊(´இ皿இ`)……”

        “……”估计也是不忍心看着隼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了,始选择妥协,“……你坐着吧。我去给你做就是了。”

        “!!!!真的吗?!天呐!!今天的幸运月份绝对是十一月!!!居然可以吃到始亲手做的料理……啊,霜月隼,你真是太幸福了~”

        “冷静点。还有,不要在别人的沙发上跳来跳去。”

        他真的不忍心再看这个幼稚得像小孩子一样的魔王了。他可不知道他的那么一两句话可以令一个人那么高兴,再说了……

        想一起吃饭的话,直接下来不就好了。

        当然这句话他不会说出来,他怕隼一个激动就把宿舍拆了。

        沙发上握着的白色生物看着始一脸沉思的表情,伸手摸到一边的相机,举起来,无比娴熟地将镜头对准了始的脸——

        “那个,始。”

        “又怎么了?”

        看到取景框内那个人的脸恰好地转了过来,隼微笑着按下快门。

        “咔擦。”

        他放下相机翻看着刚才拍下来的东西,大概那个人的喜怒哀乐他全部都用相机记录下来了,而那个人的脸,他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厌烦。

        “抱歉啊,总是忍不住就想看到始的脸,然后拍下来。感觉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每时每刻的你都让我无比迷恋,就是这样呢,才想把不同的你全部收集起来。

        始看着那个白色家伙抬起头笑得人畜无害。刚阴沉下去的脸色又明朗起来,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嘛,就当做是你的夸奖吧。”

        “啊!始笑了!好棒!再笑一下嘛!‘咔擦’”

        “我说,你不要得寸进尺啊。还有,闪光灯给!我!关!掉!”

        有一点始是不打算告诉隼的,就算他很讨厌那闪光灯,但也许他并不讨厌那对准自己的镜头还有镜头背后那个人的笑脸。

-END-

如果我有那个时间……这篇……可能……重写……真的……

年长组,好难写,啊_(:_」∠)_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