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APH味音痴同人】约束之花

 约束之花

约束之花是vocaloid的曲子呢,所以说这篇是曲改文!然而现在是喜欢摸曲改文的鱼出现ooc请见谅啦【鞠躬】

cp:味音痴兄妹

    (When you grow up, would you marry me?)

    (Of course,yes I will!I want to marry you too!)

    “Do you remenber?”

    又一次的擦肩而过,艾米莉回头看向那个背影,那家伙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制服穿得整整齐齐的,就是个一丝不苟的伪绅士——她盯着看了很久,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走廊那头。

    没有回头,就连相遇时,他漂亮的绿眼睛也没在自己身上停留半分。就像陌生人那样。

    对呢,陌生人啊。

    他都忘了啊。与艾米莉·琼斯的约定。

    她记得是放学的傍晚吧,还是她来到w学园没多久的一天。就在她踏着夕阳匆匆走出校门,很意外地看到那个沙金头发的青年,当她看到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她整个人愣住了。

    遥远记忆里那个勾着自己手指的男孩,他的笑容与沙金的头发是明媚的阳光,她痴痴地看着对方祖母绿的眼睛,似乎能透过那双眼睛看到无尽的森林,正因为是那样神秘幽深的色彩,才格外吸引着艾米莉。

    但在那之后,隔了多久没有看到了?

    她放慢脚步停在他的面前,当她目光移到他的眉毛,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啊拉,的确是他,那眉毛就算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就像两片海苔——过去她没少拿这个跟他开玩笑,他涨红着脸反驳着,那是她无比怀念的光景。

    不出所料,他面露愠色,说道:“就算您是女性,我也必须说一下,就这么突然对着别人笑起来是很失礼的!”

    还是这样啊。她想。“抱歉抱歉~只是觉得……啊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啊!怎么会有人有海苔那样的眉毛啊哈哈哈哈哈哈!!!”正因为只有你才有这样的眉毛,我才一直记得你。

    “看上去我的话语并没什么(luan)用。”他的表情说不上是好看,“你是新生吗?……难怪这样肆无忌惮的。你难道不知道校规不允许在校服外套外边穿其他衣服吗?”他指了指艾米莉身上那件罩在制服外套外边的飞行夹克,“报名字吧。扣分。”

    “还是一样刻薄啊~亚蒂~”她像过去那样自然地喊着他的昵称,并亲热地搂住他的肩膀,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越来越黑,“我们也很熟了嘛!”

    她吃惊地看着他推开自己。

    “抱歉,同学,请不要与我那么自来熟地套近乎。”他的的声音没什么感情色彩,“还有,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虽说我是学生会长,但这次新生欢迎我并没有进行演讲——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请称呼我为柯克兰会长,或是柯克兰前辈,请不要用昵称,或是‘亚瑟’来称呼我。”

    啊啦?震惊、失望在她天蓝的眼眸中一闪而过,她低着头安静了几秒,然后抬起头继续夸张地摆出她的“琼斯式笑容”:“啊哈哈哈哈~真严肃啊你!好没意思!!嘛,好啦好啦,扣分就扣分嘛,反正heroine我是不在意那么多的!你也不要皱着眉啦,那两团眉毛搅在一起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啊!所以说你是要知道heroine的……”

    “请简单明了的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赶时间。”

    “……艾米莉·琼斯。”

    亚瑟记下这个名字,留下一句“再见”,他走开了。

    艾米莉的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确认了那个人走远,她才缓缓蹲下来,顺手把眼泪抹在那件飞行夹克上。

    “欸?”

    怎么越抹越多了啊。

    直到天色昏暗,路灯亮了起来,她仍然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啊,既然那个人看不到,放开哭也不要紧吧。

    就算在过去,他会好好安慰她不让她哭的。

    但现在看来,自己是连同当初的心情一起被遗忘了。

    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忘记啊。

    “你想知道?关于亚瑟会长那件事?”图书馆,艾米莉不知道打听了多少消息才找到那个跟亚瑟关系不错的日/本人——本田菊,同时他也是艾米莉的高中同学,“其实,艾米莉,我觉得你最好不要知道。”

    “我必须知道!”艾米莉一把扯住本田菊的领带,“你告诉我就行了!”

    “啊,就是害怕你这种反应。”本田菊无奈地摆手,“咳……好了,你先松开,我会被你勒死的。”

    艾米莉迟疑一阵,松开本田菊。

    “其实这事情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嗯,其实,这事你与其来问我,还不如去问任勇洙。”

    当本田菊提到那个韩/国人的名字,艾米莉心里有点不太好了,她似乎能猜到些什么。

    “你别告诉我……”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车祸,失忆。虽然命捡回来了,但记忆貌似忘了挺多的——对,包括你。噢,任勇洙同学还说了一句失忆的起源是他们国家。嗯。”

    艾米莉开始在心里痛骂起那个韩/国人。她说:“噢,好吧。下次我去找他谈谈人生……所以,亚蒂是不会记起我了吗?”

    “不清楚呢,也许你可以努力一下?”

    真是……

    好吧,那么,heroine就努力一下好了。为了那个约定。

    “嘿,亚……柯克兰。”她试着跟他打招呼。

    “是你啊,琼斯。”他停下来,瞄了她一眼。他并没有在意艾米莉只是称呼他“柯克兰”,大概他心里想的是只要不是喊名字就好了,“今天出乎意料的安静么?”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就爆发出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原来会长大人是喜欢吵闹的女孩子嘛?嘛,所以之前的高冷是装的?果然是英/国人啊!!我可是超~~~~~级开朗的哦?!”

    “一定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吵闹起来就让人感觉像是一万只蚊子在耳边飞。”他说,“那么,闲聊到此为止。我还要去开会。就这样,琼斯同学。”

    艾米莉看着他跟自己擦肩而过,她回头,看到那双绿色的眼眸也看着自己,他指了指艾米莉身上的外套:“又穿着这件飞行夹克啊。继续扣。”

    “欸?!!”

    几次在走廊相遇,艾米莉决定以后要多经过这里,起码要多些制造机会跟他说话,没准他会想起来的——噢,作为代价不知道她要被扣掉多少分。但事情进展远不如她想的顺利,因为渐渐地,两个人就真的只是纯粹的擦肩而过了。

    这样才有了开头的那一段。

    她没想过亚瑟真的把过去忘得一干二净。纵然她对他的思念一日比一日加深着,最初的喜欢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过——在别人看来可笑得不得了的小孩子之间的约定,艾米莉一直把它放在心里。

    这是别人都不知道的——一直坚信着孩子时期约定的艾米莉。

    也许亚瑟根本没把那当一回事才会忘记吧。

    明明自己有一直记着的。

    一直都在想你,现在也在想你,想要见你,想要像以前一样。

    她把头转回去。

    “You always stay inside my heart.”

    亚瑟发觉最近几次的相遇已经变成了擦肩而过。

    哈,不过,就算不是纯粹的擦肩而过,自己能与她说上话的时候也只有抓着她没穿校服的时候了。

    那家伙,最近有好好穿校服呢。

    对于艾米莉,他的印象一直都是个开朗过头的姑娘,就算他更喜欢安静一些,但他并不讨厌艾米莉——哦,虽然第一印象不是很好……那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

    那场车祸他没多大印象了。他只记得别人告诉他,过去的记忆,估计很难找回来了,他也没有在意什么,过去似乎并没什么必须要记着的东西……或许吧?

    令他不解的是车祸过后每天的梦境。大概是被夕暮的光晕渲染成的橘色的卷发,那双眼睛是天空般明朗的蓝色,他微笑着看着她,听见那句:“Of course,yes I will!I want to marry you too!”啊,那是与谁的约定呢?

    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梦。

    但,为什么会重复做着这个梦呢?

    而且那双眼睛啊……他看到艾米莉的双眼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梦里那个有着清澈的蓝色眼眸的女孩——那么相像。

    我没必要在意一个梦吧?这种虚幻的东西……亚瑟·柯克兰很现实不是么?

    又一次的擦肩而过,他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个背影——却恰好撞上那双碧蓝的眼睛,艾米莉很快反应过来并回过头去,在亚瑟喊出“稍等一下”之前就跑到走廊那头去了。

    “等……”

    那个女孩,总是大大咧咧的。但在面对亚瑟的眼睛,又是唯唯诺诺的。

    很奇怪的反应。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就像……校门口的初遇……

    “亚蒂!”

    初次相遇,为什么会知道……

    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他竟然感觉不确定了。

    那双眼睛的主人到底是谁?

    夕暮下互相勾着的手指,到底是和谁的约定?

    “‘艾米莉·琼斯。’”他看着本田菊不知哪里翻出来的一本破旧的本子,本田菊刚念出那个名字,亚瑟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我未来的新娘。’上面,这么写着。”

    他看到那破旧泛黄的纸页展示在自己面前,上面的字体——“是我的字体。不过,这……”

    “前不久刚翻出来的。实在很抱歉,亚瑟先生。其实本来就该在你出院的时候给你的……”他揉揉太阳穴,向亚瑟耸肩,“我记忆力出了点儿问题——”

    “你直接说你忘了就好。”亚瑟毫不客气地说,“嘛,但还是谢谢了……找出来了啊。”他拿过本子就走,本田菊喊着:“你这是去?”

    “很明显不是吗?”本田菊的确知道他想去做什么。

    “When you grow up, would you marry me?”

    就这样吧,Heroine也不是小孩子了,死守一些没意义的事情……真没意思。

    艾米莉躲在树丛里,她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学生会会长办公室的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她想就这样静静地看亚瑟一眼。但很遗憾,亚瑟并不在里面。

    噢,该不会是又去图书馆当书虫?

    她稍微再向前探探身子,确认亚瑟真的不在,她便站起来拍拍身上沾上的树叶,转身打算去图书馆看看——不过,本尊就站在她面前。

    “!”

    祖母绿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站在金色夕阳下的人的发梢耀眼得总让她回忆起那个约定——她明明都决定忘掉了。

    “欸~我说怎么没见到你哈哈哈哈!居然在这儿偷懒!胆子很大啊学生会长~”她大声笑着想缓解一下这紧张的气氛,但亚瑟一直盯着她,盯得她有些心虚,但她继续保持着大小的姿态,“我说!你们英/国绅士都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女士看很失礼哦哈哈哈哈哈哈!!”

    他还是没说话。艾米莉认输了,她说:“好咯……不过,我不是什么变态偷窥狂啦……只是……”只是想见见你。

    “艾米莉·琼斯?”

    “?!”她屏住呼吸。

    “又没穿校服,再这样给你记过了。”

    “欸?!什么啊!!”

    看着她抓狂的表情,亚瑟笑了,他走过去,伸手,勾住艾米莉的小指,艾米莉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嗯……我想接下来的话我不会说第二次。”

    “我,好像想起来了。”她看见夕暮的光辉在他唇角绽放的笑容,“很久很久以前的约定,再次,传达给你吧。”

    “When you grow up, would you marry me?”

    一如多年前。

    “什么啊,这么突然。”艾米莉说着,她勾紧亚瑟的手指,“Heroine,没有很感动哦?很感动的应该是你才对……而且,再次传达什么的……要说这句话的应该是我啊……忘掉了那些,你很过分啊,亚蒂。”

    她看着亚瑟,亚瑟似乎能在那片碧蓝中望见天空,啊,但不知何时那片天空浸染了泪水,却依旧闪耀着喜悦:“唔。真是的……”

    “Of course,yes I will!I want to marry you too!”

    (现今,以后,一直都会爱着你。)

-FIN-

评论

热度(13)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