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咸鱼花咲咲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堀兼」A Story About Us (1)

新的连载【坑】!!!!

---------------------------------------------

A Story About Us (1)

爱抖露堀×书店店员兼

这个夏天太过燥热了。和泉守兼定这么想。

提着装着冷饮的袋子,他离开了便利店,才往自动门前一站,有些吓人的热气扑面而来。 他的脚步有点急,梳起马尾的黑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身后晃着。他得赶紧回到打工的书店去,不然冷饮的温度就要融化在这夏日的艳阳天中了。

一想到这里,他又加紧了脚步。

沿着有树荫的小路向前,他看见了街心公园的牌子。从街心公园的路口左拐再走一百米就能到达他打工的书店。

快到了。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已经抵达街心公园的门口,正准备左拐的时候,一股不可抗力牵扯住了他的脚步——

从公园里面飘来一个清润的少年嗓音,唱着他初中学过的歌谣,但节奏更加缓一些,伴着少年柔和的声音,就像一阵轻柔的风,一点一点吹散了盛夏的燥热。

和泉守兼定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目的。他被那个声音牵引着,朝向书店的脚步移向了公园,他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围绕着滑梯坐着得听得出神的孩子,不过几步的距离,声音的主人正坐在滑梯的台阶上——他背对着和泉守兼定,看身形,估计也就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和泉守兼定悄悄地又往一边挪了挪,这才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确实是个长相清秀的少年,看上去是一副高中生的模样。他轻轻晃着身子,双眼平和地闭着,一只手在台阶上“嗒、嗒、嗒……”一下一下地和着歌声打拍子。

很奇怪,明明只是朴素而不加修饰的清唱与简单的用手指打拍子,歌曲也只是一首普普通通的还是和泉守兼定初中时就学过的歌谣,但那个坐在台阶上的少年却像是拥有魔法一般,就这样牵住了和泉守兼定。

“嗒、嗒、嗒……”

“滴答、滴答、滴答……”

被装在塑料袋中的冷饮与袋子早已凝上一层水雾,水珠和着节拍顺着袋子一点一点往地上滴,渐渐地拖着袋子悄悄从失神的和泉守兼定的手中滑落——

“哐当!!”

“!!!”

当和泉守兼定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那群小孩子围起来了,那些孩子绕着这个有些手足无措的陌生人叽叽喳喳地叫着,而那个已经停止了歌唱的少年仍然坐在台阶上,他的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着和泉守兼定。

“发现了入侵者!”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啦!快投降吧入侵者!”

“快说!你一直盯着国广哥哥做什么呀!你肯定是坏人!”

听着那些吵吵嚷嚷的“小麻雀”们说着越来越无厘头的话,原本打算解释自己并无恶意的和泉守兼定抓了狂,声音忍不住拔高了一些为自己辩护着:“喂喂喂你们这些小鬼给我差不多一点啊!我只是路过而已!什么‘入侵者’啊!我可是良好公民!!”

“才不信——你不是坏人,那你一直看着国广哥哥做什么?!”一个小鬼这么说着,就响起一片“是啊是啊”的应和声。

“盯着他看就是坏人了吗?!——不对啊谁盯着他看了!!我只是,我只不过是——”说着说着和泉守兼定的声音又低了下去,他的耳朵有点泛红,原本故作凶狠的声音还带上了些害羞的意思,“……我不过是……被他的声音……吸引了……”

“那么这真是我的荣幸啊。”

紧接着和泉守兼定的话,那个少年这么说着。他移步走下台阶,那些孩子看他过来了就散开了一些,给他腾出位置——他就站在了和泉守兼定面前不到两米的位置。他歪了歪头,看着脸已经泛着淡淡红色的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没想到他就这样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张张口想说话,可是支支吾吾半天,眼看那个少年的笑意愈来愈浓,和泉守兼定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不,不是……那什么!我,我只是……你,你,你那什么……!!”他控制不住地手舞足蹈地冲着少年比划了半天,然而脑子里控制行动与思考的那根弦早已断开了,所有用来组织语言的词语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知道去了哪里。而那群孩子瞧着他的样子已经笑成一团,少年似乎也憋不住笑意,他的声音就这么“砰!”地炸了出来:

“很好听!!”

他们一下子全都止住了。

少年在那一瞬间怔了一下。他再次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和泉守兼定:也许是紧张的缘故,他站得直挺挺的。因为刚刚突然喊了这么一声,他还在微微地喘着气,因为炎热的天气,他的额角还挂着一层薄薄的汗珠,黑色的长发梳着马尾,保养良好像一匹黑绸,让人不禁联想到优雅的黑发大和抚子,有些长的刘海并没有妨碍那一双仿佛在闪闪发光的浅葱色眼眸。他涨红了脸,手足无措,眼底尽是对自己的好奇,却又不敢光明正大地盯着自己看。

真可爱啊,这孩子。

少年向前迈了一步,和泉守兼定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少年微蹙双眉,试探地又迈出一步,和泉守兼定再次下意识地后退—— 他看见面前的少年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噗!!!你这个人啊,真的很有趣啊!!”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

少年挥挥手示意孩子们散开去各自玩耍,接着视线再次落在和泉守兼定身上,语气十分的轻松愉快:“托你的福,大家更加开心了哦~”

“不客……不对!你什么意思啊?!”和泉守兼定似乎才清醒过来,他瞪着少年可爱的脸,心里想着长这这样的脸结果内心却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恶魔吗,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凶恶了,“你这家伙刚刚是在捉弄我吗?!太过分了吧?!”

“噗,别那么凶嘛,我可是很友善地想和你交流一下哦?”与和泉守兼定凶狠的语气与神情不同,少年的语调轻快活泼,脸上也还带着微笑,似乎并没有在意和泉守兼定的态度,“看样子你并不知道我呀。”

“如果你想用‘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话来搭讪也太老土了吧……”

鼓着腮帮子嘟囔着的和泉守兼定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动物,让人联想到嘴巴里塞满食物的松鼠。少年忍俊不禁,可是不等他开口,一个小孩子就跑过来,迫不及待地叫着:“我知道哦!国广哥哥可是很厉害的偶……唔!”

他的话说到一半,另外一个小孩子窜出来捂住他的嘴巴把他拖走,两个人的对话传入和泉守兼定耳朵里:

“呜哇你干嘛啦!”

“笨蛋!你忘了国广哥哥说过的话吗!要是给别人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就再也不回来给我们唱歌了!”

“唔……那对不起嘛……”

看着那两个孩子走远,和泉守兼定在脑海里飞速琢磨了一遍他们的对话。

这个少年的身份不能被别人知道……莫非,会是什么神秘黑帮组织的头子?

不会吧,看他的样子他比自己还小啊……这年纪轻轻的,真是世风日下……

少年盯着面前已经明显在神游的人,心里已经猜到他脑子里的天马行空了,轻咳几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抬起头望向那双迷惑的浅葱色眼睛,说:“咳。你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我叫国广。我觉得,你和他们一样叫我‘国广哥哥’也没关系。”

“什么?!怎么看你都比我小吧?!我怎么可能叫你哥哥啊!”听了他的话和泉守兼定反应更大了,“哼,我的名字是和泉守兼定。你不如叫我‘兼さん’吧,我就叫你‘国广’好啦!”

“和泉守兼定……”名为“国广”的少年低头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笑容一点一点绽开了,“那么,来日方长,兼さん。”

-TBC-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