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小声逼逼

人怂,来逼逼个事儿。就刚刚上老粉条看了看防止有人催更【你】结果发现一个关注的太太转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土方组相关的,还讲的活击,虽然打了兼堀tag,但我感觉发这文章的人是要讲大事,就点进去了,浏览一遍,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土方组推,我的三观遭受重创。这个lof主就是在给我们讲道理的,讲什么道理?就是你活击兼ooc不顾搭档只管和陆奥守打情骂俏搭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自己帅就够了这样的道理。哦,我这么概括是有点自说自话了,呃她打了刀剑乱舞tag感兴趣的自己搜索吧毕竟我也真的就来小声逼逼一下。她 说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可是我就觉得她的道理不通。说什么活击兼ooc,其实真正ooc的是国广啊。我所知道的国广,是自信又可靠的,虽然总是以兼桑的搭档自居,退在兼桑的身后守护着他,但是国广也是一把刀啊,也是作为鬼之副长的土方岁三的刀啊,他可是能挂着一张可爱的脸,对着敌人说“暗杀和偷袭可是我的拿手好戏!”的武士啊。而那个从第一话开始就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的国广,到底是谁啊?国广是兼定亲密无间的搭档不错,他作为刀剑男士再度现世最在意的事情也还是与兼定的重逢不错,可是我知道的他,可不是一个会轻易地不自信的人啊?他的确是在担心会给兼桑拖后腿,可是,他也是一个武士啊?对他而言兼定固然重要,可是我知道的国广,也会认为做好本职工作是最重要的啊。这里可能也是我的看法片面了,但原lof主那种“堀川不开心是因为兼桑的冷淡,这个兼桑不够在意国广的想法”这种说法,我真的是不能忍。国广在意兼定,但他的不开心至多也是因为兼定有烦恼;兼定作为他的搭档,也是会在意他的——只不过,他的在意,就没有国广那么明显了。兼定是年纪最小的刀,虽然我也很喜欢玩幼女兼这种梗,但游戏里的兼桑,真正的兼桑,无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汉。他有孩子心性,他也是个狂放的少年人,但他作为武士,作为土方的爱刀,刀似主人,兼定也是如同土方一般,会重视自己本分工作的人。作为刀他确实尚且年轻,可他也是千锤百炼才诞生的,他可不是孩子。说什么兼定在第十集否定国广的想法?因为也像是他说的话,保护历史,才是他的使命。他不是否定国广,我相信兼定的眼泪也一定是因为他也想要去保护土方。兼定告诉国广他们会尽量避免与原主见面。其实兼定也是在怕,如果见到了岁桑,他自己又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指不定,就是和国广一模一样的想法了。可是他是第二部队的队长,在那个本丸里也是比国广更早到的人,他肩负的任务也是沉重的,更何况刀剑男士的使命不也正是保护历史。不得不说,我真的很喜欢活击兼的感觉——真的是帅气又强大。他有产生挫败感的时候,可是他未曾放弃。他当上了队长,就坚决想要守护历史与同伴。第十集兼定的眼泪以及土方组的那串对话让我想到1-1的回想了。“如果在这里阻止了的话,说不定主人他……不,是原来的主人他……”“不行不行,历史就是历史,不管你喜不喜欢,谁都不能轻易改变它!”“可是兼先生,你在哭哦。”“就你话多……”1-1王点的部队名称,就是阻止土方岁三战死部队。我很惭愧,让他们去出阵那么残忍的地图,让他们再次看见原主在自己面前倒下。可是,也正如兼定的话,历史就是历史。无论是兼定还是国广,他们都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可是他们有自己的本分——所以我再吹一波活击兼,他正是这样的兼定。而国广……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莫说极化国广的性格,这个国广,根本就不是国广。兼定为什么对他冷淡?还是兼定在回想中说过的话“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活击堀是新人,可是这些他迟早都得接受,兼定不过比他更早一步来到那个本丸,而又身负重任,作为队长,这些时有发生的事,他当然要一一教会国广,倒是国广,都第十集了,你能再努力成长一点吗?与土方那样的相遇,又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兼定的心中真的就比国广好受吗?“看到他现在这样我也很开心了”【忘了是不是这句台词】兼定不过是强迫着自己看开了罢了。第十集的预告国广说了要守护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东西。这点终于有那么一丝丝像我的国广了——永远那么看中兼定与岁三。然后,在关于原lof主所说国广的沉海梗,这个梗,当刀片还是不错的,但是说到史实就真的很扯谈了,我逼逼那么多也懒得再另外逼逼这个原因了,总之国广最有可能的结局非常的英武帅气——在实战中被消耗,战死沙场。身为刀剑,这样的结局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好了的吧?只是可惜不能继续与兼定一同陪伴土方了。所以第九集与第十集国广最大的失落到底是什么?是没被兼定在意?是纠结于自己已经有些扭曲的想法?是在嫉妒陆奥守与龙马的再见?他也还是在悲叹自己罢了——虽说有个英勇的结局【仅仅是我自己的说法,因为实战消耗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可他终归是没能与兼定一起,陪伴着土方,守护着土方,直到土方生命的最后一刻。虽然说活击堀真的太ooc,但他有些心里活动与细节还是非常堀的,至少在兼定质疑自己的时候,他还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以搭档的身份去陪伴他,他在第九第十集的那些想法,不过还是希望能够与兼定一起,像龙马和陆奥守牵着手在京都的夜晚狂奔,像陆奥守毅然守护在龙马的身前如同昔日作为刀剑的时候——国广只是想再次与兼定一起保护他们共同的主人,他们最最喜欢的土方岁三啊。
瞎几把扯了一大堆,其实我的中心思想【不】就是活击兼真的非常兼,活击堀就他妈是个堀妹才不是我的堀哥。

评论

热度(2)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