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咸鱼花咲咲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现paro堀兼♀」好久不见。(3)

我来啦!!!

虽然这章写了很多天但还是很水xx

歌仙尼桑提前登场啦!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两兄妹一个记忆力那么好一个就比阿尼甲还差连初恋的大哥哥都能忘xx

因为没有特别多的歌仙被被成分就不打tag了

-----------------------------------------------------------

(3)


和泉守兼定很快就见到了堀川国广口中“在梦里与她介绍过”的妹妹。

面前打开了门迎接他们的少女留着短发,她的发色是麦穗般的金色。她的模样非常标致,尽管和泉守兼定并不觉得她同她的哥哥有多么相像——倒是有双一模一样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啊。和泉守兼定想。

还有一点让和泉守兼定非常在意。那位堀川国广的妹妹,身上披着一张被单似的白布,笼着她的金发。这天气不热,可也没有冷到需要刻意的额外加衣——之后堀川国广就悄悄给她解释说这只是妹妹从小的习惯。

“兼さん,这位就是我的妹妹山姥切国广。”堀川国广像和泉守兼定介绍着,不等他转向山姥切国广,后者微微瞪大眼睛看着和泉守兼定,嘴唇微张,却是准确地说出了那个名字:“你……和泉守……兼定?”

“嗯?是已经在堀川……先生那里知道我了吗?”和泉守兼定带着微笑向她伸出手,“初次见面,山姥切,我是和泉守兼定。”

“初次见面……”她看到那个女孩皱起眉,迟疑了一会儿才握上她的手。她看着那双碧色眼眸直直盯着自己,忍不住问:“我脸上有什么吗?”

对方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注视着和泉守兼定。她眼神里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不知道是疑惑还是生气或者是什么其他别的东西。一秒过去,两秒过去……和泉守兼定感觉被她盯得发毛,山姥切国广突然伸手拉低一些笼着头发的白布,和泉守兼定只觉得视野一片雪白弥漫——山姥切国广已经转身进了屋。

“我做错什么了吗?”和泉守兼定疑惑地看向身边的堀川国广。后者只是摇摇头,伸手轻拍她的后背,让她也进屋子里面。

山姥切国广已经坐在客厅等待。正在给他们沏茶的山姥切国广一脸平静,就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和泉守兼定仍然想要追问她刚才的反应,但又觉得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她只好把这份疑问置于脑后,转而选择向堀川国广提问另外一个问题:“所以?需要拜托我的是什么事?”

“如你所见,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妹妹。”堀川国广也不拐弯抹角,“下个星期她要转学去D学院。这孩子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你是班长,我就希望你能稍微照顾一下她——嗯,就是,别让别人欺负她什么的。山姥切这孩子总是有麻烦也不爱向别人求助。”

“那是因为我自己能解决。我才不需要别人多余的关心。”正将茶杯放到二人面前的山姥切国广听完堀川国广的话,当杯子落到堀川国广面前时堀川国广感到桌子一震,里面的茶水摇晃几下飞溅一些出来,“兄长,我以为你叫她过来会是别的更有意义的事情。”

“帮助你更好体验高中生活——我想不到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了。”堀川国广面带微笑,显然没有计较山姥切国广的话,“那就这么定了。”

“那你随意。”

扔下这么一句话的山姥切国广将茶壶一放,扭头就跑上楼梯。

有些目瞪口呆地围观完兄妹对话的和泉守兼定放下茶杯,半晌她才说话:“你们兄妹关系不太好?”

“没有的事。她只是喜欢把事情复杂化,不太依赖别人罢了。”他起身给和泉守兼定添满茶,“所以啊,还是要我们的班长大人来教会她依赖他人呢。”

“哼,可不要太小看我啊。”

和泉守兼定在国广家逗留了一会儿,听堀川国广把事情交代完毕她就离开了国广家。这种时候她又很庆幸两家是邻居,让她赶在哥哥为自己的晚归而大发雷霆之前就回到了兼定家。

虽然,她并没有用正常的进门方式——在从国广家的院子翻墙到兼定家的时候,被她的兄长歌仙兼定抓了个正着。

她前脚刚踩在院子的草地上,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就传开了兄长冷漠的声音:“和泉守兼定,你在做什么?”

“呃……”

和泉守兼定僵硬地转过身,面前站着的正是已经黑了脸的歌仙兼定,她乖乖地低下头举起手:“我投降,我道歉——说教就免了吧?之定?”

“……呵。”

看来还是免不了一顿说教啊。和泉守兼定在内心哀叹。

和泉守兼定在被歌仙兼定以“兼定家的女孩子怎么可以做出从邻居家翻墙进家门这种极其不风雅之事”为主题进行长达半个小时的说教之后,直到坐在饭桌边又接受到“你怎么只吃肉不吃菜”“给我把青椒吃掉”“什么你几岁了吃饭还掉饭粒”等的说教,和泉守兼定小心翼翼地按照以前歌仙兼定教导过的茶道礼仪给他泡好茶递到他手边,自家这位注重礼仪与风雅的兄长才终于消气。

“好了,我就不计较你翻墙的事了——总之下次不要这样,撇开这一点都不风雅这一点不讲,实在太危险了——噢,也不要和我说你已经长大了这种话。”歌仙兼定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和泉守兼定,“不过,我很想问,你在……国广家做什么?”

和泉守兼定留意到歌仙兼定在提到“国广”的时候有刻意的停顿,没等她询问,歌仙兼定又朝她抛出一个问题:“你应该……有见到他们家的妹妹?”

“啊?”她脑海中马上浮现出那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的金发女孩,“你是说山姥切国广?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不对,你知道隔壁住的人?”

歌仙兼定不回答她的问题。他将已经喝空的茶杯放下,看了一眼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叫你过去的吗?”

“是……所以你为什么知道他们家啊?!”

“……照顾好山姥切国广,不要和堀川国广有太多接触。”

歌仙兼定扔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要回自己的房间,和泉守兼定顶着满脑袋的问号赶在他关门之前拦住了他,提出自己的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啊?”

“因为他图谋不轨。”伴随着这一句话的是歌仙兼定比平时更重一些的关门声。

和泉守兼定用手指卷了卷肩上的长发,耸耸肩,后退几步也回到自己房间。她琢磨着歌仙兼定的话,嘀咕着“我也不会想跟他太多接触啊”。她拉开房间的窗帘,恰好就瞥见对面也正好待在窗边的堀川国广。

两人都是先愣了一下,随即堀川国广朝她笑了笑。不到一秒的思考,和泉守兼定“刷”拉上窗帘,徒留堀川国广一个人在对面对此疑惑不解。

“他图谋不轨。”

和泉守兼定不由自主地重复了一遍兄长的话。

-TBC-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