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现paro三日鹤♀」The first sight 【短完】

啊啊,因为福利点文还差最后一篇完全没有灵感就打算先写点别的了x

有可爱的鹤丸姐姐出没,请自主避雷!

也算是一个新的堀兼♀坑预热←虽然这组是支线cp

一个双向的一见钟情!

--------------------------------------------------------

The first sight

总裁爷×大学生鹤♀


所谓惊鸿一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墨蓝头发的男人就停在与鹤丸国永有一段距离的长桌旁,那些据说是商界人士的欧洲面孔的人簇拥在他的身边,但她的目光却只是痴痴地停驻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恰好能让鹤丸国永看清楚他的脸——那张脸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男子都要俊美,说是误落人世的神明大人也不过分。

鹤丸国永执着高脚杯的手紧了紧,生怕因为自己紧张而手抖让杯子掉到地上。她故作镇静地抬起举着杯子的手,借那轻微摇晃着的半透明的深色酒液遮掩一下自己的脸,灿金的眼眸装作不经意地看向那个人——然后被那个人的眼睛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

偷窥被发现的鹤丸国永心里一颤,眼睛一下子不知道该看哪里好,不过一秒的犹豫后,她视死如归地抬起头,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灿金色的眼瞳对上了澄蓝的眼眸。就那么一瞬间,她有些失神。

就这么静静地对视了两秒不到,当她还处于恍惚的状态,那个青年缓缓地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对着她。他的唇角舒缓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又稍稍地举了一下酒杯向呆滞的鹤丸国永示意。

这个动作,就像一发火炮,精确地将鹤丸国永的心击沉了。

直到她被同行的女伴拖回房间,直到在深夜她进入梦乡——占据着她的大脑与心房的,始终是那个墨蓝头发的青年。

所谓的一见钟情,又是如何的?

“和泉守兼定,我坠入爱河了。”

晨起的鹤丸国永看着在梳妆台边化妆打扮的女伴——自家学妹和泉守兼定,幽幽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和泉守兼定正在涂口红的手一抖,白皙的脸上马上就出现一道显眼的口红印。她沉默地抽出卸妆巾擦掉口红印,又沉默地转过身面向鹤丸国永,二人对视片刻,和泉守兼定才开口说话:“这什么,新的惊吓吗?”

“才不是!我现在很认真地告诉你,我,坠,入,爱,河,了!”

对方一字一顿的强调听起来还真的不是开玩笑。和泉守兼定转回去补好妆,收拾梳妆台的时候才接着自己的询问:“那介意告诉我对象是谁吗?前天在酒吧和你搭讪的英国小哥?别吧,我们很快就要回国了,异国恋很辛苦的啊。”

“你在瞎猜什么啊!”鹤丸国永马上就反驳了,“你还记得……昨天的晚宴,不是有个很好看的人吗?”

显然被那个人的容貌所震撼到的也不只有鹤丸国永一个人。被提醒之后的和泉守兼定恍然大悟:“那个人……你,你还真会挑啊。”

“哼哼,我可是鹤丸国永啊~”一股迷之自豪感油然而生,鹤丸国永说,“看样子他也是住在这个酒店,说不定还有相遇的机会呢。接下来,我一会让他对我有一个深刻印象的!”

“那在你努力给人留下印象之前先给我去好好地吃早餐吧。”


让她们措手不及的是,刚走进餐厅,和泉守兼定就见到了那个男人。她伸手拉了拉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鹤丸国永,眼神示意鹤丸国永朝那边看。

“怎么了吗?”鹤丸国永顺着和泉守兼定的眼神看过去,那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这……这是不是有点太刺激了……”

“算是吧,居然这么巧呢。不过也还是那一句,在你想去搞大事之前,先和我去吃早餐。”

可是这一下她没拉动鹤丸国永,那姑娘就这样直直地站着,眼睛像是黏在那人身上了。和泉守兼定感到无奈,也不再扯她的袖子,就站在她身边,双手抱胸:“我说——鹤丸学姐啊。”

“嗯?和泉守你饿了就先去吃吧。”让我再看会儿。她在心里默默补充。

“……”和泉守兼定沉住气,“我说啊……这么好看的人,难道不可能是一朵高岭之花吗?强行去采撷高处的花朵,小心摔得粉身碎骨哦?”

“那你就等我摔得粉身碎骨了再来说这些吧。”鹤丸国永说着就朝着那个方向,迈了几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折了回来,凑近和泉守兼定,“来吧和泉守,既然你对我那么没有信心,我们来打个赌。”

好胜的心情被眼前的女性眼中燃烧起来的斗志挑起。和泉守兼定不屑地别过头,斜睨鹤丸国永:“行啊。赌注是什么?”

“很简单。你还记得我们昨天下午去的那个咖啡馆吧?”见和泉守兼定点了点头,鹤丸国永继续说,“那里不是有个很可爱的黑发服务生小哥吗?”

“你想说什么?”和泉守兼定看着笑意渐浓的鹤丸国永,不知为何心里就突然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不出所料,接下来鹤丸国永所提出的赌注于她而言着实是一个巨大的惊吓——

“我要你去向他讨个吻。”

将还在震惊状态的和泉守兼定抛在身后,鹤丸国永脚步轻快地哼着歌走向那个男人。在距离他还有半米的位置,她停了下来,悄悄地躲到一边的柱子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侦查情况:那个男人独自坐在桌边专心致志地用着早餐,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鹤丸国永。

她很耐心地等到他用餐完毕,朝着她藏身的柱子越来越近,直到他已经出现在她的眼前——“哇~!诶嘿,吓到了吗?”

男人显然没有料到躲在柱子后的鹤丸国永。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的惊讶显然是因为鹤丸国永的突然出现——的确,他没想到这个早晨,昨夜那抹明亮的银白再次闯入他的视线。只在这样近的距离,他才看清眼前那双灿烂的金色眸子里面露惊讶的自己。

看到男人半天不说话,鹤丸国永退开半步,手指卷着肩上银白色的发丝,表情有些不太好意思:“哎呀……莫非是这个惊吓太过火了吗?真是抱歉。”

“……不,我只是在想,这真是了不起的惊吓呢。”鹤丸国永近乎痴迷地看着他再度展露出昨夜的那个温柔笑颜,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轻轻地敲打着她的心弦,“你是昨天的那位,对吧?那么,是有什么事吗?”

经他这么一说,鹤丸国永这才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当机立断地,她摸出手机递过去,说话的态度是直截了当:“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吧?”

她看见面前的人嘴唇微张,又一次面露惊讶的神色,她便有些紧张地盯着他,生怕是自己的话冒犯了对方——毕竟她也是知道自己这么做已经是有些失礼的了。二人沉默地对视半晌,鹤丸国永预想中的拒绝并没有出现——这回是轮到她惊讶了。

“原来如此。是第二个惊吓吗?”那个人仍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这么说着却接过鹤丸国永的手机。鹤丸国永看着他往里面按了一串号码,又塞回她手中。他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就绕过她离开了。

她缓缓地将手机放到眼前,看着通讯录里多出来的那个联系人,上面记录着一串数字,以及那个人的名字——“三日月宗近。”

她不由得念出声,随即赶紧就给他编辑了一条简讯:“嘿~吓到了吗?我的名字是鹤丸国永噢。”

点击了“发送”,她深呼吸试图先让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恢复冷静,但不过数秒手机的震动吓得她险些将手机摔在地上。她颤抖着手指点开屏幕上显示的新的简讯,而发件人正是刚刚才记在心里的那个名字:三日月宗近。

“被吓到了呢,甚好甚好。^_^”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鹤丸国永微微一笑,将手机收好,快步朝和泉守兼定的方向走回去。

从第一眼看见三日月宗近的时候,就已经被吓到了呢。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这样开始的吧。


-END-

评论

热度(33)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