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活击贺文!」戏里戏外【大概是个娱乐圈paro】

迟来的活击贺文w

恭贺活击顺利开播!

这个贺文还是源自于小伙伴的脑洞,由于对活击剧情发展的种种担心害怕,所以有了这篇文的诞生——

无论是好的发展或是坏的发展,这不过是他们在演戏,拍摄结束,还是那个傻白甜的土方组。

全能型爱抖露堀川×新人爱抖露兼桑,因为拍戏而相识相爱的设定w

无修改的一个小时速撸,食用愉快x

-----------------------------------------------------------------

戏里戏外

“辛苦了——”

与staff们挥手告别,堀川国广去洗手间里稍微做了一下伪装便离开了录影棚。才走出录影棚所在的大厦没几步,收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一震,他打开一看,是自家恋人发来的简讯——

「往——右——看——」

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恋人孩子般拉长语调互换自己的模样,堀川无奈地笑笑,听话地看向右边,却呆住了:披着长发的青年大半张脸被墨镜挡住,半个身子倚在深红的跑车上,注意到他的目光,还远远地向他挥手示意。

这个笨蛋,这么明目张胆也不怕遇到狗仔偷拍啊?还有没有点作为当红偶像的自觉了?

堀川国广加快脚步小跑过去,和泉守兼定注视着那个越来越近的身影,忍不住就敞开手等着与小巧的恋人先来一个拥抱:“国——”

然后他被小巧的恋人摘下自己头上伪装用的鸭舌帽往他头上一压,嘴巴一堵,整个塞进副驾驶座后,眼巴巴地看着堀川坐上了本属于他的驾驶座,然后发动了车子。

“国广我们都快一天没见面了……你就这么粗暴地对我啊?”他从副驾驶上坐直,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小小声抱怨着。

“那你也总不想引来一大群狗仔搞得你我都不能脱身吧,兼さん?”堀川小心翼翼把车开到稍微隐蔽一些的巷子,停下来,摘下墨镜看看身边的人,“今天的节目拍摄如何?”

“相当好!我就等着我的粉丝群继续扩大啦~噢对了,节目下个星期开播,国广要看噢!”说到这个话题的和泉守总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话说你的访谈还顺利吗?”

“很好噢,虽然突然被问了‘作为兼さん的搭档怎么没和兼さん一起出席’这样的话题……不说这个了,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呢,兼さん想去哪里吃饭?”

“这个嘛……突然想去压切的店……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他看着堀川再次发动车子拐出巷口,眉眼弯弯:

“《活击/刀剑乱舞》播出的日子啊——好歹,是我们的定情作吧?”

“叮铃~”

“麻烦~长谷部先生,给我开个包间~”

“噢是堀川君吗,稍等……和泉守也在啊。”压切长谷部的笑容在看到和泉守的那一刻马上沉了下来。

“‘和泉守也在啊’是什么意思嘛!”

“我还记得上次你和陆奥守来喝醉酒差点把我的店掀了的事呢……搞得我都差点想在店门口贴个‘和泉守兼定与陆奥守吉行免进’的牌子了……”

“好啦好啦,这次我会看好兼さん的~”

压切长谷部给二人安排的包厢在二楼,巨大的外飘窗可以看到不错的景色。

堀川盯着菜单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店里招牌的长谷部特制月见乌冬,和泉守直接叫来服务生盯着菜单张口就噼里啪啦一串话:“国广那个乌冬也给我来一份,还要猪排盖饭,啊我还想吃蛋包饭,再来点甜食吧这个大福还有水信玄饼……唔还有草莓刨冰!”

末了,他又盯着菜单看了会儿,毅然抬头:“两瓶……算了,就一瓶吧!一瓶清酒!国广我也20了!我保证这次不喝醉!”

“好好好~”恋人急不可耐的模样着实可爱得要紧,堀川国广笑眯眯地送目瞪口呆的店员到包间外,“年轻人胃口好是好事,去吧。”

“慢点吃。”食物送上来后,堀川看着坐在对面小孩子般风卷残云地消灭着面前的盖饭的和泉守,微笑着劝阻了,那人还有些不满地皱皱眉,但也放慢了速度,塞满食物的嘴巴里还嘟囔着什么,尽管堀川自认为非常了解和泉守但他也是在无法辨析那张像是松鼠塞满食物的嘴巴的嘴在说些什么:“吞下去再说话啦。”

“唔——我说,是什么时候开播啊?《活击》。”

“十一点后呢,我们要在这里等一会儿啦,所以兼さん慢慢吃也不要紧哦。”他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长谷部把包间的电视遥控器给我了,我一会儿就打开。今天可是有很多人在期待呢。”

“噢~说起来,第一集我和国广都很帅气地出场了呢!”

“第一集吗……”

堀川低垂着眼帘,抿了一口茶,像是在回忆那一次的拍摄现场。二人并肩作战的场景至今深深刻在他脑海里,而那个帅气而英勇的和泉守兼定,也在那一刻深深吸引了他的视线。

“这一部作品,也是自从《花丸》之后第二次和兼さん合作呢,当时想着那个在《花丸》里的小鬼头好像好好地成长起来了啊……而且第一话中的表现也真的是十分帅气呢。”他笑了,“搞得那时我的心情也被剧里的国广感染了,感觉这样闪闪发光的兼さん,我要是不努力也没办法赶上了呢。”

“哼,自从《花丸》之后我也是有努力锻炼的啊。毕竟那时候还是个未成年的新人……”这么说着,和泉守的视线落在堀川国广的身上,两道浅葱色的河川在那一刹那融汇在一起,“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憧憬这个前辈了——为了能够再次一起出演。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呢。”

“还更进一步地完成了,不是吗?”他看见和泉守的耳环上的石榴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那正是与自己的耳钉一模一样的宝石,“我啊,不仅是兼さん的搭档和助手……”

“还是兼さん的恋人呢。”

已经是夜晚,和泉守兼定背后的外飘窗倒映着星辉灿烂的夜空与灯火通明的城市夜色——但倒映在堀川国广眼中那抹鲜亮的色彩,也只有面前的青年——只有和泉守兼定一人。

“无论是戏里戏外,我都会努力给兼さん帮上忙的。”

“其实这话应该是我说才是啊……毕竟总是国广照顾我呢。”

“那……不会觉得我碍手碍脚的吗?”

“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就什么事都能办到了嘛!”

两个人相视而笑。

23:30。《活击/刀剑乱舞》如期播出。

二人并肩坐在电视前,和泉守意外地没有吵嚷,二人安安静静地看着——不只是在看,也是在回忆着那些过去的回忆,于是又开始谈起过去拍摄的日子:

“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骑马呢。”

“那不还挺好的嘛,很帅气哦。”

“那片湖的景色很棒啊,可惜就这么一个镜头。”

“下次有机会我会带兼さん去那里玩的啦。”

“呜哇……我这下好像很用力啊……”

“你还知道啊……当时还‘NG’了几十次踹了我那么多下……也亏得我们能在一起啊……”

“咳咳,这不剧情需要嘛。”

“这里真的好冷血呢,和泉守兼定?”

“什么啊~如果是我本人就会想跑去和国广一起救人了!——但历史就是历史嘛,而且我也不是那个‘和泉守兼定’。”

“话说衣服上的凤凰呢?……噢,那天衣服是你自己穿的吧?”

“咳咳……才没有弄丢有凤凰的那件……”

直到临近十二点,第一话结束,堀川国广感觉肩膀一沉,偏过头去原来是和泉守睡着了。

兼さん,虽然是偶像工作,但一直不是很擅长熬夜呢……

恋人的脸近在咫尺,安稳地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像人偶娃娃般精致,堀川感受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让他实在不好意思移动身体打扰他的安眠。

不等他思考如何安全移动和泉守,那家伙嘟嘟囔囔地,发出梦呓的声音:“唔……和国广一起……什么,都可以办到……”

睡梦中的恋人,露出了自信的,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是梦到什么了吗?《花丸》还是《活击》?——

但,那一定是有自己在的地方吧。

突然很想亲吻这个可爱的恋人。

他小心地将那人放下,附身在那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晚安,兼さん。”

今夜月色正好。

-END-

评论(3)

热度(38)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