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风月无边(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称呼花咲
近期木头人中心
沉迷三浦宏规
主页有刀/aph/月歌/宝石人
难产坑多粮少难吃
这里存粮+瞎比比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现paro堀兼♀」好久不见。(1)

挣扎了两个晚上也没想好标题x

那么随便的标题很抱歉啦xx

正文久等了w晚上回家再补充点设定w

还是没能展现jk兼酱的可爱呢qmq

---------------------------------------------------------------

(1)

“D学院的学生吗?”

在等待电车的间隙,和泉守兼定被这么搭讪了。

因为出众的外貌与高挑的身材,在车站被搭讪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和泉守循着声音看过去——向自己搭话的,是一个穿着正式的少年模样的人。鬓角微微向右翘起,像女孩子一样细腻的肌肤,发丝是乌檀木般的黑色,那双翠色的眼眸有些像流淌的河川了。

莫名地,和泉守兼定觉得那双眼眸有些熟悉。也许是在梦里吧,那碧色的河川曾静静地淌过。

看这模样,是附近高中的学生吧?年龄似乎不比自己大,还可能比自己小一些。但这正式的衣装也不像是制服的样子。“D学院的学生吗”D学院……她恍然大悟,说:“难道……是刚考进我们学校的高一新生吗?可是没有穿校服……”也不等少年回答,她便一拍手:“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转校生所以才没来得及拿校服!是不确定到学校的方向所以想向我问路吗?那你就找对人啦!我会好好把你带到学校的噢!而且现在还早,不用担心开学典礼迟到。”

“……”少女的热情使得他不好意思去否定什么,甚至起初向她搭讪时想说的话也一并忘记了。他脑子一转,当即做好决定——既然被误认是高中生,那么就暂且将错就错好了。想着,他便冲她微微一笑:“那,麻烦你了——该叫你‘前辈’吗?”他的语调有些戏谑地微微上扬,似乎不是在和第一次会面的人说话——像是在与认识了许久的朋友聊天般的语气。

粗神经的少女只觉得这个笑容有些熟悉。思考了那么几秒她却没回想起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她拨弄着长发,听见少年的“前辈”的提议,翠色的眼珠一转,她豪爽地一拍少年肩膀:“要么……你叫我‘兼さん’好啦!”

“‘兼’……‘さん’?”

“因为我叫和泉守兼定嘛!”

明亮的眼眸与飞扬的笑意,恍惚之间就像回到了许久之前那个月夜,哭泣的小女孩只在说到自己的名字时恢复了那副神采飞扬的模样。兼定……兼定……他在心底反复念叨这个名字。直到电车进站的提示音响起,屏蔽门打开,他与她并肩踏入车厢,他歪歪头,看着已经比他还高出一个头的少女,笑道:

“今后还请继续多多指教,兼さん。”

和泉守是带着那个少年一同进入礼堂的。时间还早,不同班级的位置上也还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学生。

“这边是高一新生的位置,那里就是我们高二的位置啦,高三的前辈们要坐在上面一点的位置……”和泉守一边领着他往里面走一边介绍着,“看到我们班的位置了,我得过去了……啊清光那家伙在往这边走,那你也快些回到自己的班吧,如果有麻烦欢迎来二年A组找我哦……诶?”

她这才发现一直跟在后面的少年已经转身走远了。突然地心里有点失落,她不由嘀咕着“也不说一声”,一边向自己班走去,后知后觉刚才那个少年离开的方向并不是朝着高一去的,与此同时礼堂里炸开她的尖叫——“啊——”

“嘘——虽说没有迟到,也不能因为早早地来了就这样扰乱秩序啊,兼定。”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摁在和泉守唇上,顺着那纤细的手臂看过去,正是和泉守的闺蜜加州清光的脸,“别傻站着啦。烛台切先生还有任务交给你噢,班长大人?”

“啊啊抱歉。”她尴尬地垂下脑袋,乖乖跟在清光后面,却又忍不住回头去看少年离开的方向——

那家伙,可不要迷路什么的啊。

“我说——你在听吗?和泉守?”

戴着眼罩的男人注意到自己的班长似乎还在走神的状态,就停下了方才说到一半的话提醒了一下和泉守:“刚才我说了什么?”

“呃……”和泉守感到语塞,刚才一直都在担心那个少年的问题,烛台切的话的确一点都没有听。

“……好吧,那我再重复一次,听好了哦。”烛台切无奈地扶额,“这个学期有个实习老师会来跟我学习一段时间,今天的英语课我想让他代劳一下——当然这不是最重要。就是这段时间,还希望你也能帮着关照一下他,他可是最近才搬来这边住的呢。”

“~哦~明白啦——”回应着烛台切的话,和泉守的思绪又飘回早晨——不是关于那个少年的事,而是他们家隔壁那间空了很久的屋子,终于搬来了一户人家。

不知道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呢……不对,眼下比较需要关心的是那是一位什么样的老师呢?

春天,真的是有很多新的事物呢——

“在今天的课程开始之前,我要向各位介绍一个人——是个实习老师哦。”

脚步声紧接着烛台切的句末,所有学生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和泉守不由瞪大眼睛:

如同流川般的浅葱色眼眸,梳理整齐却独独翘着右侧的鬓角,身上的衣服打理得服服帖帖,可爱的面容让人猜不清他的年龄——正是和泉守白天所相遇的“少年”。

他像是没有望见和泉守惊诧的神情,径自走到讲台,拿起粉笔“刷刷”写出几个字,然后转向学生,笑容如阳光和煦:

“堀川国广,请多指教。”

-TBC-

第二章走→http://hoshitsuki1022.lofter.com/post/1d43c450_10753a6d

评论

热度(22)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