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咲Kasaki

详情看置顶(๑╹っ╹๑)
更新即是缘
人如头像
未开工的脑洞在子博客@和月折花

「现paro堀兼♀」堀哥:撒西不理

好的修改完成!

然后其实跟新写一篇没啥区别了也就把原本歌仙被的成分去掉了x而且好像比起原本也没好到哪里去

有剧透,时间线乍一看有点乱,你们就当我以后可能写正文吧x总之现在主要还是回忆杀


----------------------------------------------------


“兼さん。”

和泉守兼定一怔,随即缓缓地转过身朝向声音的方向。那个声音穿过接连不断的花火盛放的轰鸣传达到她的耳边,站在那里的青年仍是一副少年模样,那安然站立的姿态,那温和恬静的笑颜,被漫天绚烂的烟火映衬着,连同他的名字,终于勾起了和泉守兼定心底遥远的记忆:

“堀川……国广……国广……?”


「国广国广,明天就是夏日祭了哦~」

她趴在墙壁那端,探过头去。那个少年正坐在院子里看书,今天是个很好的天气,没有过分刺眼的阳光,几缕有些微弱的光线将少年正在翻着书本的影子投在原木地板上,他翻过最后一页,才抬起头看向女孩。

她正好是背着阳光——在堀川的视觉中,披着淡淡的金色光辉的女孩就像阳光化身的精灵,那双眼睛也溢满了他无法言喻的光芒。她半个身子攀在墙壁上,又让堀川想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只不过那是发生在一个有着美丽的月色的夜晚。

「怎么又翻墙了呀?不怕之定桑担心吗?」

「所以在之定发现之前国广你快接住我——」

「!」

他下意识地冲到墙边,下意识张开手——稳稳地接住了和泉守。

「哦~完美!不愧是国广啊!」女孩欢笑着在他怀里扑腾着双手,堀川无奈地笑着将她放下来,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就算我会好好接住兼定——下次跳之前一定要预先通知啊,倒不如说,不要再做这种危险动作了,不仅是之定桑,我也会担心哦?」

「好~好~那么下次我跳之前会大叫国广的名字——」

「你呀。」堀川想起来先前和泉守所说的事,「兼定刚才是来找我做什么来着?我记得是说想去明天的夏日祭?」

「是哦,因为听见小学里的女孩子有说爸爸妈妈会带她们去玩,不久前还看到之定特地在日历上标注了这一天呢,所以我就缠着他带我去啦~」女孩带着点撒娇的口吻,双眼亮晶晶地注视着堀川,期待着他的回答,「既然都玩去啦,国广也陪我一起吧?」

被那样期盼的眼神注视着,他又怎么会说拒绝的话呢?

如她所愿的,他点点头:

「当然好啊。」



那天的夏日祭的人流是多得有些超出和泉守与堀川的想象——才碰头没多久,他们两人与歌仙还有一同跟着来的山姥切就被冲散了。

「之定桑刚才给我发了简讯说他有好好地保护着山姥切……那么,我们可以先去玩一会儿了。」堀川收起手机看向和泉守,「那么,今天我的时间就全部交给兼定啦。」

在那个夜晚,她便拉着堀川国广的衣袖四处奔走着,跑跑停停,或是被游戏吸引,或是看中了哪个小饰品,偶尔又是嘴馋想要吃些什么,看着祭典的表演她又忍不住拉着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堀川国广笨拙地起舞——一大一小的身影穿梭在热闹的祭典中,一切化作二人对那个夏日共同的美好回忆。

「兼定在这里等一下我,我去买苹果糖,不要乱走哦。」

「好~」

终于寻到一处稍微静谧一些的地方,堀川安置好和泉守,转身便朝着卖苹果糖的摊位走去——当他回到原处,却见不着和泉守的身影了。

「!兼定!!」

恐惧感迅速占据了他的内心。从来没有过的焦急促使他飞快冲进人群之中,他四处张望着,试图找到那个娇小的身影。

方才她还拉着他的衣袖冲着他笑,他也才安顿好她说要给她买苹果糖,明明是很短的时间——

「可恶……去哪里了啊,兼定……」

「啊,国广!」

那个熟悉的声音使他身体一颤——那个他总是能隔着院子的墙听见的,充满活力的,树莺般总是叽叽喳喳叫着的声音——他刚才以为走丢了的,他所寻找的人。

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她怀中抱着一只幼猫,她见他望向自己,便灿烂地笑着冲他大幅度地挥手。

「呐呐国广,刚才发现了这孩子——?」

她在被冲过来的人紧紧抱住的瞬间不由睁大了眼睛,怀中的猫咪也挤过二人之间的间隙跳了出来,顺手还扯下了和泉守胸前的麻花辫上的丝带,「咪呜」一声便跑走了。

「呜,小猫走掉了……还想让国广也摸摸它呢。」

「……兼定你真的是,吓死我了。」

「?」和泉守感觉堀川松开了自己,她微微抬头,看见了那双无比认真的翠色眼眸。

「以后,绝对不许擅自跑掉了。兼定你这样真的让我很担心啊。」

「啊……」

迟钝的女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她看着面前这个向来温和好脾气的邻居哥哥少有地露出严肃的表情,也就明白自己刚才的冒失了,一向得意洋洋地昂着的小脑袋也耷拉下来,「呜……对不起啦国广……我只是看到了小猫,想让国广也看一下……」

面前的女孩声音越来越低,堀川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只要确认她安然无恙便足矣。他怜惜地轻揉女孩的头发,将手里的苹果糖塞入女孩手中:「好啦好啦,我没有责怪兼定的意思。来,这是给兼定的苹果糖。」

看到苹果糖的一瞬间,方才和泉守还暗淡着的眼神一下子亮了。看着脸上再次浮现笑容的和泉守,堀川紧皱的眉心也终于舒展开,嘴角也因为她可爱的笑颜而微微上扬。

「那,可以一起准备迎接花火盛宴了吧。」

两人找到一处视野较开阔的地方等待天空绽开烟火的那一瞬间。和泉守垫着脚痴迷地望着天空等待着,一旁的堀川看着小姑娘急不可耐的模样打心底觉得可爱,突然余光瞥见她散开的辫子,便轻拍和泉守的肩膀示意她面对自己。

「国广怎么了吗?」

下一秒,她看见少年拨起她的黑发,白皙的指尖穿插在乌檀木般的发丝中,他手指的动作灵巧地像跳舞,替她织了一条漂亮的辫子,末了,他解下自己衬衫领口的红色缎带,将它束在她的辫子上,然后抬起头看着她,笑眼盈盈。

「这样就更可爱啦。」


和泉守注视着面前那双浅葱色的眼眸,看着看着便出了神。堀川国广望着倒映在那碧色泉水之中的自己的脸,仿佛深陷其中一般,渐渐地向着那片泉水靠近,想要失足跌入其中时——有绚烂的水花溅入那如春水般的眼眸之中,一下子惊醒了两个人。

是烟花。

和泉守欣喜地抬头看向天际——在深色的夜幕之中,绚烂的烟火光辉如流川星河,如同光的精灵在舞蹈,点亮了这个盛夏的夜晚。不同的烟花接二连三在空中盛开,光辉未曾散去,接着便点燃升起更耀眼的光芒。这一场烟花盛宴,一下子将这热闹的夏日祭典推向高潮。

和泉守兼定痴迷地抬头望着,似乎是感觉不到脖子的酸痛,而全身心地去享受这一幕盛大景象。一旁的堀川国广却像是无心欣赏这烟花盛景,他抬着头没有看多久,视线再度落在和泉守身上。

他看着女孩因为绚丽的花火笑着欢呼着,又想起了自己方才大胆的举动——他忍不住有些脸红。

再怎么样也等她长大吧,堀川国广。

但这个夜晚,真的是比花火更绚烂,更美好的回忆啊。

希望这份回忆,也不会连同花火一起稍纵即逝。

和泉守留意到身边的人的若有所思,就偏过头去看他,注意到她的视线的堀川只是对她笑笑:「怎么了吗?」

「哼~就是觉得,国广你看着我而不是看烟花,难道是被我迷住了吗?~」这么说了之后的和泉守兼定突然觉得有点脸红,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却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

「说不定还真是那样呢。」

二人之间的气氛沉静下来,只有空中烟花还在不断炸开的响声。和泉守看向堀川,沉思片刻,问了一个她在意了许久的问题:

「呐,国广,我一直只知道你叫国广。你的全名到底是什么啊?」

「突然问起这个……既然兼定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啦——」

「兼定!」

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和泉守转头看去,正是歌仙与山姥切。

「要回家咯。」

那之后的事和泉守也记不太清了。

她只记得她和哥哥与国广兄妹一同回到家,在堀川踏进玄关之前她对他说了一句「明天见」,他也的确温柔地笑着回应她「明天见」,紧接着国广家的大门便合上了,她也回到自己的家。

再然后,便是第二天起床时,隔壁空荡荡的屋子,以及询问歌仙时得到的一句淡淡的:

「他们搬走了。」

她便再也没办法知道那个少年的名字了。



直到七年之后,那个自称是“实习老师”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直到七年之后,又一次的夏日祭典,那个少年模样的青年在满天花火下对着她微笑。

她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对啊,堀川国广,那是那个时候一直都没能告诉你的事。”

“好久不见,兼定。”

-END-

评论(2)

热度(21)

©花咲Kasaki | Powered by LOFTER